• <strike id="zoois"></strike>
    <strike id="zoois"></strike>

    1. <strike id="zoois"></strike>

      我来也

      发布日期:2018年8月12日 来源:

       

        大巴车上很热闹,一帮年轻或不再年轻的男女,兴高采烈地憧憬着即将进行的“驴”途。领队大林坐在最前一排,帽子遮着脸假装打瞌睡。如果是以往,他或许会加入进去插科打诨,好好调侃一下这帮连绳结都不会打,买身冲锋衣、背个登山包就觉得自己能把群山踩遍的菜鸟,但今天却没有心情。因为,如果不出意外,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登山了。

        想到这个,他的情绪不禁有些低落,扶在膝上的手不自禁地用力,膝盖上便透出点酸麻的滋味来。

        “叮”的一声,短信。大林掏出手机,发现是个陌生号码。打开,只有寥寥三个字:我来也!

        大林的手哆嗦了一下,脸色立马变了。

      在驴友论坛厮混日久的人都知道,这一亩三分地上,这三个字只属于一个人——曾经登上海拔7000多米的雪山,大书“我来也”的老梅——他声称自己是《拍案惊奇》里那位来去如风的侠盗的后裔。小伙伴们也都知道,这三个字是大林的忌讳——因为他的一次失误,老梅滑下雪坡小腿骨折,从此在这个圈子里消失了,三四年没有一点消息……

        哪个不知轻重的家伙,竟然开这种玩笑?

        接下来的行程里,大林一直有点心不在焉。还好第一天的路程难度不算大,几个“老驴”招呼着也就过去了。但即使这样,已经足以让曾经神采飞扬的菜鸟们叫苦连天。

        到了宿营地,“老驴”们忙着招呼大家支帐篷、埋锅造饭,大林溜到一边抽烟,刚打着火,后肩就不轻不重地挨了一拳,接着听到一个声音:“领队,加个人行不?”

        大林如被雷击,僵硬地转过身去,便看见老梅那张带着戏谑的脸。

        接下来的情节是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老友重逢。吃饭,喝酒,聊天。菜鸟们围着篝火忙着兴奋,几个“老驴”前来向前辈敬酒、道声“久仰”之后,便知趣地跑去“众乐乐”了。

        其实,老梅和大林也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。去外地工作,换了手机,忙得四脚朝天没时间联系老朋友,等等等等。老梅没提腿伤,大林也竭力控制着自己不往老梅腿上看。

        第二天进了大山深处,大林让“老驴”们照应着队伍,自己紧紧跟在老梅身后,生怕有什么闪失。不过没多久,他就发现自己完全是多虑了。一路上岭下坡涉溪攀岩,老梅脚步轻捷如履平地,不光没成拖累,还承担起了许多开路的工作,赢得一干老驴菜鸟敬佩的目光无数。反而是大林这位领队,时常有点跟不住他节奏的感觉。

        “你TM就是个老妖精。”中途休息的时候,大林冲老梅恶狠狠地咬牙切齿,眼角却有些发潮。有什么能比看见小伙伴伤愈归队更让“驴”们欣慰的呢?心里一结数年的那个疙瘩,终于解开了,不过,却又结了个新的——老梅是回来了,可自己,却要走了……

        “你今天好像不在状态啊,咋回事?”老梅也觉察出大林的异样,晚上拣了个旁边没人的时候问。

        还能咋回事,翻山越岭好多年,风餐露宿,受伤、疲劳、风寒是常事,老胳膊老腿就撑不下去了呗。“本来打算这回就告别演出了呢。还好你回来了,能再一起走一程。”

        “哈,我以为多大点事呢。”老梅不以为然,从登山包里掏出个东西抛了过来。

        白塑瓶,蓝盖,标签文字很简洁,两秒就看完了。大林有些犹疑:“骨泰……你的意思是这玩艺儿有用?”

        老梅乐了:“你知道当初医生怎么说我,骨头没长好,此生忌爬山。后来同事跟我推荐了这个。你瞧,骨碎补强骨补肾,当归补气活血,怀牛膝强筋健骨,都是传统中医用来治疗骨伤的必用药材。古方今制,更易吸收。我当初也不大信,反正死马当成活马医,用了几个月,就渐渐能承受一些恢复性锻炼了。要不是这东西,我还真没底气来你这里掺合。”

        望着对面那明朗的笑容,大林感觉自己似乎又成了当年那个仰望老梅的菜鸟。下意识地攥攥手里的小瓶,硬硬的,让人心里挺踏实。

        “还好我回来了。当年好不容易爬上山,字没写完就被你小子弄下来了,这笔账我记了好几年,你好歹得还掉再跑路啊!”

       “行啊。明年这时候,我们一起回去,给它漫山遍野都写上‘我来也’!”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      更多报道
      ca88游戏平台-CA88网页版入口